关键字: 热门关键词:系统 系统排列 心灵成长 心理咨询 心理学 团体辅导 家族排列
  当前位置:首页 >> 个案分析
  最新课程
  《用【卦图演义】探讨关系》
  《个案探讨:怎样经营婚姻,才能实现…
  《个案探讨》
  《个案探讨》
  《个案处理:为什么孩子上高中后生命…
  《用【卦图演义】探讨亲子关系》
  推荐阅读
  心桥2019年5月29日沙龙简述
  导师笔记:《心灵成长》第十讲略记
  导师笔记:场域动力之【卦图演义】—…
  导师笔记:场域动力探索关系
  导师笔记:心灵成长第九讲小纪
  导师笔记:场域动力能化解婚姻中的坚…
  企业内训
  面对职场压力十步棋
  职场“菜鸟”如何把握机会
  缓解职场压力有哪些心理技巧
  职场女性解压技巧
  EAP怎样管理职场压力
  段晓英导师接受清华紫光HR群QQ在线…
  家庭排列
  去伪存真
  家族系统排列常用心灵对话关键语句
  家庭系统排列的基本概念
  激流暗涌:浅谈系统排列的风险(最新…
  家族系统排列在墨西哥和中美洲
  大乘佛教与系统排列臆谈(系列原创专…
  个案分析
  力量和爱一起回来了
  爱,越位了
  爱在传递
  妈妈:靠近您,温暖我
  凭着爱
  春天里,奏响爱的旋律
不愿在爱中游离(段老师家排个案)

段:想一想我们每一个到场何种心态,我们打算以怎样的方式支持到当事人,你可以让自己的心灵平静下来,去发现和学习。当你和自己的感觉连接,就可以睁开眼睛。

段(对当事人):你闭上眼睛,想好以后一句话告诉我,你今天要处理什么问题。

当:我在家庭里面一直有一种很强的无力的感觉,我想找到背后的原因和改善的方法。

段:好。既然如此,那你可以找一个代表代表你,找一个代表代表无力的感觉,再找一个代表代表这感觉背后的原因。

 

(当事人选好代表,并将他们推到台上。场上,无力的代表和当事人的扮演者靠在一起,他们的目光不约而同地投在“原因”身上。)

 

段:当事人,你现在是什么感觉?

当事人扮演者(以下为“当1”):我可以移动吗?

段:可以。

(当1走到了一边)

 

段:无力,你是什么感觉?

无:还可以。

段:我会不断问到你们的感觉。

 

段:原因,你呢?

原:我特别热。

段:你也可以移动身体。

(原因微微挪动身体,无力将目光投向他们)

 

段:无力,你将头转过来了。

无:我觉得这样好些,能看到他们。

原:我有些头晕。

当1:我很想哭,我在克制自己。

 

段:我看到了一些事实,当事人,你有什么事实想要告诉我?

当:场景呈现的很准确。

段:你有什么事情想告诉我?

当:(开始分析)

段:我们不要分析,我们只要事实,你是否做好准备告诉我?

当:……

 

段(对原因):现在你看到她,你最想对她说什么?

原:我想帮助你。

段:原因说想帮助你,你听到了吗?

当:听到了。

当:(对原)这是我自己的事情。

原:我一个人感觉有些孤独。

 

(引入当事人的丈夫的扮演者,,“丈夫”上台后调整位置,与当1对视)

段:这个位置对你来说怎样。

丈:可以。

段:你呢?

当1:我在冒冷汗。

段:从什么时候开始冒冷汗?

当1:开始就有,现在冒得更厉害,身体发麻。

无:你的感觉就是我的感觉,我是你的无力。

段:你们都可以移动,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位置,你们都可以移动。

当1:我觉得好乱。

段:你可以移动,不想让原因站在你旁边了?

原:我也觉得乱,但是我真的想看着你。

当1:你越看着我,我越想离开你,你越是离开我,我越想看着你。

段(问当):看到这个画面,你有什么要告诉我,你觉得她(原因)是谁?

当:……她像我的一位朋友。

(之后,原因=朋友)

 

段(问丈):你站在这里有什么感觉。

丈:两边都想看到(指当事人和原因)。

段(问当):是事实吗?

当:也许……

 

(引入当事人母亲,当事人养母,当事人奶奶,三人并排。当1主动走过去)

段:你现在过来感觉要好一些吗?

当1:好多了。

段:无力,你是什么感觉?

无:当她感觉好些的时候,我也能安静下来。

段(对当):现在和妈妈是什么情况?

当:从小就没跟妈妈在一起,我能感受到她关心我,现在特别内疚。

段:丈夫呢?

丈:打从一上来,就觉得焦虑,感觉有些无聊,没我什么事。

段:原因你呢?

原:我很好,不想变化。

段:尝试着靠过去呢?

原:还是想站在这儿。

段:你呢?

当1:我有些发麻。

段:现在我说一句,你说一句。

段:亲爱的妈妈,我回到了你身边。

(当1重复)

段:我很爱你

当1:……

段:我想说但是我说不出来,我看到你我身体有些感觉,有些发麻,有点慌。我于是又不想靠近你,你大,我小,我爱你!

(当1重复)

段:妈妈看到女儿有什么感觉?

母:她对我说话的时候,我想流泪,想靠近些。

段(指奶奶):妈妈,这是你的妈妈。

段:我想说爱你……我想说恨你……

母:都不想说。

段:妈妈我说不出来,因为你没有教我怎样做妈妈,我的女儿也不懂怎样去做好妈妈。

(母重复)

段:说完之后什么感觉?

母:看到妈妈,我有些难受。

(这时候,段令母亲的扮演者像奶奶鞠躬,“母亲”照做)

 

段:现在你可以跟女儿说:由于当时的情况,我把你抱养,我带着一个内疚,我爱你。

(母照做)

母:妈妈,我很委屈,很难受,我的女儿不靠近我,我很难受。就像我想靠近你,也做不到一样。

段:无力,你现在的感觉是?

无:开始很堵,现在好一些。

段:请你蹲下来。

(无力蹲下)

在段的指示下,无力对当1说:我是你的无力,刚开始的时候我的内心很堵很慌,我把它表现出来了,我是你的一个部分,我属于你……

段:原因呢?

原:我想把她(当1)拉起来。

(在段的调节下,当事人母亲面对当事人养母。)

母:谢谢你帮我抚养孩子,原本我的责任,可是却由你来承担,我谢谢你。

养:我的责任就是替你抚养你的孩子,我尊重你。

(段开始询问场上各位的感受)

当1:我不想看。

丈:烦躁,焦虑,乱。

段:如果觉得乱我们就尝试一下。

(在段要求当1看着外婆,但是当1盯着养母看,在段的指示下),

当1对养母说:我很累,我找不到属于自己的位置。(说完,当1开始朝角落走)

 

段(对当):你是否一直有离开系统的想法?你现在看着这幅画面,每个人都可以选择他们自己的人生,可以选择离开系统,甚至选择自杀(指当事人当年自杀的事实),用这样的方式让自己更轻松,你看到了什么?

当(抽泣):……

在段的指示下,当1面对丈夫:我家族里的负担太沉重了,我很累,我看到了你的焦虑,也看到了你的烦躁,我很弱。

段:先生,如果有一句话,你最想跟妻子说什么?

丈:我以为是我的错,我也想帮你,支持你,但我不知道该怎样做,如果你爱我,请你告诉我。

段(对当1):现在你看着这个系统里的人,他们好多比你先来,是你的长辈,现在,请你带着对他们的爱,鞠躬,把属于家族的责任交还给他们,只拿回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 

当1:(一边鞠躬一边说)我太重了,我把属于你们的责任还给你们,只拿回属于自己的责任。

(段询问大家的感觉。)

奶:我感到热。

妈:好一些,养母出现的时候,想靠近养母,女儿过来感觉更好一些。

无:觉得自己很累。

 

(这时候,段引入新的代表:力量)

段:现在,他是你的自信,也是你的力量。

(这时候,当1远离力量,离无力近了些)

段:我看到你不要自信,不要力量,只要无力的感觉。

在段的要求下,当1对无力说话。

当1:谢谢你这么多年一直保护我,虽然你代表无力的感觉,我仍然谢谢你,透过你我看到了原因,找到了链接,尽管我还没有准备好,我仍然谢谢你。

段:无力,你好一些还是差一些。

无:好一些。

(此时,力量选择和当1对视。)

力:我是你的力量,也是你的自信,我一直在等待你。我很阳光,我是你的另外一个部分,我是久违的你的一个部分,请你看着我。

当1:(对视,无语)

力:我在等待你。

丈:(对力量)我相信你,之前对你的存在持有怀疑,现在我相信你,相信你是真实的存在。

 

段:现在请当事人交还角色。

当1:我只是你的代表,我把角色交还给你。

当:谢谢。

段:呼唤自己的名字回到座位。

 

(所有人与当事人对视)

力:我想笑,自信地笑。

无:我感觉好些。当你状态好的时候,我就变成了你的力量,我很开心,我也可以长大,我是你的一个部分。

原:我心情比较好。

段:你是?同学?

原:朋友。(以后用朋友代替)

丈:我一直期待你,等着你,我很爱你。

当(看着丈夫):我听到你说的话,请给我些时间和空间,我会重新调节自己的状态。

段:你可以尝试着抬起头,看着家族所有的女性成员。

当(大哭):我不想看着她们。

段:你尝试着看着她们。

朋:我看到你很痛苦,我想帮到你,我随着你的痛苦而痛苦,随着你的开心而开始。

(闻言,当事人失声痛哭)

段:哭是可以的,哭可以洗涤我们心灵的阻塞。

力:我一直在这,我是你的力量。

养:我一直关注你,我一直抚养你,我的女儿,我所有的爱都给了你,就是想你更好,看到你难受我也很难受,看到你好一些,我也好一些,我虽然没有生下你,但是我尽到了养母的责任,我很爱你。

母:(对养母)谢谢你抚养我的女儿,因为你的爱,我女儿成长得很好,我带着对你的敬重,谢谢你。

养:因为你给了我一个女儿,让我做了妈妈,我谢谢你,给了我一个机会。但是我觉得你很强势,甚至为了女儿,我不愿意接近你,我明白你是女儿的妈妈,我尊敬你。

母:我更喜欢看到女儿的自信,因为我的缺失,我的女儿承担了很多不属于她的责任,也让你承担了很多,谢谢你。

(大家感到都轻松了一些)

丈夫牵着当事人的手来到长辈的面前。

当:(面对所有长辈)我已经长大,感谢你们把生命传给我,把爱传给我,在你们那没有得到的,我会在别的地方得到,我现在已经有了先生,当我准备好的时候,我也会把生命传下去,带着对生命的敬重……我爱你们。

段:原因,你是当事人的朋友,你感觉如何。

朋:心情开朗一些。

(段让无力和力量手牵手,站在当事人身后,将另外的两手放到当事人的肩上)。

段(对当):现在请闭上眼睛,感受能量重新回到身体,用爱的力量穿越生命。

朋:我想转过来。

段:哪个位置让你觉得舒服点?

朋:能看到他们家族。

当:(对朋友)我想过去。我一直想到你那里去,但是我的身体有些不方便,我有些没有准备好。

朋:我想你过来,不过看到这个画面,我也比较开心。

丈:我听到有些不舒服,心里很闷。

朋:我想动动身体,搞出点声音。

(段问当事人):你可以看看丈夫么?

当:不想看。

段:你可以退后一点。如果你想退出系统,我们任何人不会制止你,我们尊重你的选择,我们只是呈现你在系统中的状态。

丈:这是我的困惑,我不知道该怎样对你,你才会好些,不要离开。

当:我希望你不要搂我,我觉得不舒服,你给我空间,我会感觉好一些。

丈:我不是你的父母,你父母没有给你的,我给不到你,我只是你的丈夫,我只是一个男人,你只是一个女人,因为爱我们在一起。

当:我有点没有办法表达我的感觉。

段:你愿意离开系统吗?

当:有些舍不得,心里有些郁闷。

丈:我看到你的全部,也见证了你的原因。

段:(对当)你可以尝试调整一下位置么,站到丈夫旁边,做个实验。

当:不想。我愿意站到中间。

段:这是个若即若离的位置。

当(对丈夫):我知道你爱我,我觉得我对不起你,这一切都与你无关,因为我的原因,我无法给到你想要的。所以我想请你离开我,我不想拖累你。

丈:无论怎样我都爱你,只要你不离开我,我爱你的全部。

力:我想逃走。

当:(对丈夫)我拿回我自己的责任,我把属于你的一切交还给你,我自己的事自己承担。

丈:可以。

(段要求当事人的朋友看着当事人,但是朋友好像有些不愿意。)

朋:我只喜欢你,我不喜欢属于你的其他部分。我只喜欢你的自信和力量,不喜欢你的无力。

当:所以你这时候想离开我?

朋:你说得很对,是这样的。

段:现在请丈夫跟我着我说……你越是走远,我越有希望。

丈:……我心里面这样想,但是我不打算说。

当:(对丈夫)你总是什么都不跟我说,叫我琢磨不透。

丈:因为你总是这么对我,所以我也用这样的方式来对待你。我就是赤裸裸的我,我很真实,甚至我心里面怎么想,我不去表达,我也会告诉你。

无力和力量:可以放开手么?我们很累了,想让你自己面对(随后下台)。

 

(这时候,朋友挪动了身体,出现在当事人的视线里)

当:你总在我的视线里。

朋:我也一直在等待。

当:你看着我有有些不自在。

(丈夫和当事人靠得更近)

朋:当你回到丈夫的身边,我突然有种轻松的感觉。

 

(当事人主动迎合丈夫,携着丈夫的手,远离朋友。)

丈:我有点不大愿意信你,有些疑虑,因为我觉得你变得太快。

当:因为我是小孩。所以我变化很快,我可以变很可爱,也可以很痛苦。这就是真实的我,如果你能接受真实的我,接受我的变化,我属于你,如果你爱我,你可以包容我,用更大的爱,疗愈我受伤的心。

丈:真实的你是什么样的?

段:这是个好问题……

丈:很高兴你接受了我,我一直在等待。

(丈夫深情地看着当事人,当事人转过脸去,躲避丈夫的目光。)

丈:我喜欢看你的脸,特别喜欢看你的眼睛。

当:我只喜欢看你的肚子。

丈:我除了肚子还有眼睛还有心灵,你可以看到我的所有,包括肚子。

当:肩膀发酸。

(段命当事人妈妈在身后扶住当事人)

段:现在感受妈妈的双手。

(当哭泣)

丈:你看我也罢,不看我也罢,我喜欢你。

当:有些酸麻,有些冷。

丈:我也很不舒服。

当:所以我不希望这样,我有自己的问题要解决,和你没有关系。

(段命朋友靠近当事人,当事人感觉好些)

朋:谢谢你关注我,我也在关注你,关注你的生活,你的健康。

丈:我害怕你破环我们家庭的关心,我害怕我的比重不如你,其实这是多余的担心,因为我了解我的太太。

朋:听到你这样说,我很平静,因为你和我一样都很关注她。

 

(场面僵持)

段:如果30秒钟没有变化,我就停在这,结束了。

当:(犹豫,对丈夫)感谢你一直陪伴我,给我一些时间(两人牵手)

丈:我感觉好一些。

朋:我很平静。

段:你可以对妈妈说“我爱你”么?

当:……我不喜欢用语言去表达。(和妈妈拥抱)

 

(段令众退场,场上只剩下当事人和丈夫)

丈:不管你怎样看我,我只是你的丈夫,不是你的爸爸,如果你愿意把我当做爸爸,偶尔也可以。

(当事人笑,两人并排站立,男左女右)

段:我们看看这对男女现在的状况。

丈:那是我的位置。

当:男人就应该在左边啊。

段:系统排列里面男人在右边要好些,我觉得你在家比较强势。

当:在家里面我是猫,他是老鼠,我玩他。

丈:我也想玩你,我们玩男人和女人的游戏,我很喜欢你的女人味。

段:(对当)你可以以女人的眼光再来看待这只老鼠。

(当事人笑)

丈:其实我跟你是同类,我不是老鼠,你也不是猫,我们只是男人和女人。

当:我仍然愿意站在右边。

段:是的,你有这个习惯。你可以尝试一下。

(当事人调整自己的位置)

 

段:在家族系统里面,女人越敬重男人,男人就会爱女人……我要结束了,谢谢。(完)

来源:心桥管理咨询有限公司      时间:2012-5-29 16:41:05
在线客服系统